卖凉茶成亿万富翁,卷入行贿案后跑路,公司涉侵权遭索赔14亿

背债数亿的加多宝似乎有了一线曙光。 近日,加多宝官方微博公布了一份题为《加多宝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标…

背债数亿的加多宝似乎有了一线曙光。

近日,加多宝官方微博公布了一份题为《加多宝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裁定的公告》。公告显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认定,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粤高法民三初第1号民事裁决,本案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这笔14亿的赔款悬念再生,也让至今“躲”在海外的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怕上火,喝凉茶”的口号,曾让加多宝一度超过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在中国的销量。也让陈鸿道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批发商,成为了冠名《中国好声音》的加多宝的董事长。然而,并非事事顺,陈鸿道并未走上一条鸿福之道。

从批发商到数亿富翁

说到“王老吉凉茶”,可以追溯到清道光年间。当年,广州爆发疫症。为挽救患者,当地从医的王老吉历尽艰辛,终觅得一秘方,研制出一种凉茶配方,治好了疫病。王老吉以自己姓名冠之。之后,王家后人分散成两支。一支去了香港继续卖凉茶;一支留在国内,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浪潮席卷全国,王老吉与嘉宝栈、常炯堂等八家企业合并成立“王老吉联合制药厂”,后几经更名为“广州羊城药厂”归属广州市医药总公司(广药集团前身)。

信佛之人陈鸿道看到了这碗凉茶的商机后,并未佛系。

他在香港与王氏后人签约,拿到配方的使用权。为了让自己的生意正规化,他在1995年以”加多宝公司“的名义,又从广药集团取得王老吉凉茶在内地的独家经营权。与广药集团的绿盒包装的王老吉不同,陈鸿道的凉茶是红色包装的“罐装”,可以像当时风靡中国的可口可乐一样摆在货架上。

2002年,对于陈鸿道和他的加多宝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当时加多宝公司邀请了有名的定位公司特劳特公司中国合伙人邓德隆,为王老吉重新定位。邓德隆提了一条特立独行的路。过去的凉茶被定为药品,不可进行大规模的销售与滥用,2003年,广东凉茶被列入防治非典用药目录,陈鸿道再次把握住机会,吸纳了邓德隆的建议,删掉王老吉过去“清热解毒祛暑湿”的药品性质的宣传口号,并定位于“预防上火”的功能性饮料,开始布局全国。

自此,“怕上火,喝王老吉”这一宣传口号火遍大江南北,销售额大幅提升。当年,王老吉收入6亿,比2002年整整增长了4.2亿。

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陈鸿道的身家达到21亿美元,较上一年缩水了4亿美元。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随着业绩的提升,加多宝与广药集团的签约时间也随之到期。刚刚取得成就的陈鸿道不想就此罢手。

在2001年到2003年间,陈鸿道先后贿赂时任广药集团副董事长李益民300万港元,续约商标租期,延长至2020年。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2004年,李益民和陈鸿道双双被抓获,但陈鸿道在2005年取得保候审后外逃,远在香港遥控指挥公司运营。在他的指挥下,加多宝在2007年基本完成全国布局,其销售收入增至90亿元。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使全国人民陷入悲痛之中。“5.12”地震发生后,各企业都在积极捐款,但是数额并不多。作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万科也仅捐赠了200万元人民币。而当时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却一次捐款1亿元赈灾。一时间,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加多宝集团,全国人民赞扬其善行。

这一年,成为了加多宝美名中国的一年。

毕竟借他人品牌做嫁衣,自行贿之事爆发,广药集团与加多宝的恩怨就此结下。并不断向法院提出申请与诉讼。一向顺风顺水的陈鸿道开始走上一条艰难地泥泞之路,商标之争、红罐之争已经将其拖垮。在这段艰难的时期,功能性饮料新秀红牛已成功代替加多宝。加多宝的销售额在2015年开始停滞,多家媒体也报道称加多宝的债务累计达数百亿。

双中闹分手

中粮作为加多宝的第二大股东,两者的情缘早在2017年就结下。

双方正式合作之时,加多宝身处工厂裁员、停产等窘境。中粮包装援其出困境,注资清远加多宝草本。当时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为加多宝到了国资企业作为靠山。天眼查显示,中粮包装于2017年10月31日正式入股加多宝,增资人民币20亿元,持有30.58%的股份。

但是加多宝所付出的代价并不小。中粮包装不仅掌握着清远加多宝草本这一加多宝核心工厂的控股权,双方签订的协议中还要求王老吉有限公司向清远加多宝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但此后加多宝方面却迟迟未能履约。

双方纠葛也因此开始。从2018年二季度开始,中粮包装中止了对加多宝的供罐;7月,中粮包装提出对加多宝的仲裁申请。

加多宝方面开始与中粮包装进行协商。今年年初,双方称已签署协议,2019年将继续合作。但此前所涉及的仲裁事宜,双方仍然处于博弈协商阶段。

2018年8月28日,是中宏股份与加多宝集团的一日姻缘。

这天前,中弘股份曾发布公告称与加多宝“牵手”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与加多宝及银谊资本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由加多宝、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

同时,中弘股份披露了加多宝2015年至2017年的财报信息。数据显示,这三年内,加多宝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5.8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亏损3.54亿元,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在主营业务收入方面,2015-2017年,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70.02亿元。2015年至2016年,增速为5.8%;从2016年至2017年,加多宝为负增长。

8月28日当天,中弘股份紧接着被打脸。加多宝发布公告澄清从未与其签署重组协议,发声明称,从未与中弘股份签署《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于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10时37分,中弘股票被盘中临时停牌。

28日晚间,剧情再度惊天大逆转。中弘股份连发三份公告,称与加多宝的协议合法合规,真实有。但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公司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不排除加多宝集团在进一步核实后继续发出其他声明。

数十年的官司,在2019年7月1日的一道《加多宝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裁定的公告》的文书下,一路坎坷地陈鸿道与他的凉茶终于有空喘口气。

关于作者: 027hubei

智推网—科技改变生活,大数据改变世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