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日新能资金链紧张被问询 或待大股东减持套现驰援

光伏上市公司拓日新能近日回复深交所对其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对应收账款高企、负债压力等问题做出回复,并表示将…

光伏上市公司拓日新能近日回复深交所对其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对应收账款高企、负债压力等问题做出回复,并表示将在2019年控制有息负债规模,并尝试引进长期资金。此前,其大股东计划减持并将所获部分资金支援上市公司,目前已减持获近3500万元资金,但尚未公布资金资助的具体计划。为此,记者向拓日新能询问资金资助进度,但未获回复。

一位光伏行业协会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行业属于低利润行业,且近年补贴拖延成为常态,不少公司资金压力很大。在行业洗牌之际,企业可尝试盘活存量电站,缓解现金流的压力。

应收账款逆势增三成

2018年,“531新政”叫停普通地面式光伏电站的新增投资、控制分布式光伏规模、降低补贴力度,国内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应声下滑,主营太阳能原材料、太阳能电池及太阳能电站的拓日新能也元气大伤,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6.02%,净利润减少45.51%。

“一些龙头企业,在海外市场影响力比较大,‘531’来临的时候,可以把国内市场收缩,海外市场做大,达到一个平衡。但二三线的企业品牌力不够,受‘531’的影响就很大。”有长期关注光伏行业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遗憾的是,拓日新能未能掌握这门平衡的艺术,2018年公司不仅内销金额下滑三成,出口销售额也微降4%。从比例上来看,拓日新能仍然依赖国内市场,内销金额8.98亿元,占总收入的80.09%,出口销售额占比仅为19.91%。

面对这样的境况,拓日新能在2018年调整战略,集中精力建设大型地面光伏电站,用于自身电站建设的组件产品比例相应增加。这一举措消化了公司的组件库存,同时带来一些投资回报。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并网电站规模增加,发电收入同比增长42.51%。

但新的问题出现了。其2018年应收账款增长31.76%至9.46亿元,而这还是计提6244.98万元坏账准备后的数额,计提坏账准备前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0.08亿元。

公司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电费收入中有一部分是新能源补贴,需由国家财政统一拨付给电网公司后,再转支付给项目公司,这一过程有一定周期影响,因此造成应收账款的陡增。另外,公司报告期内承接了榆林市横山区光伏扶贫项目的EPC工程,应收账款因此增加1.21亿元。

公司认为,上述两种应收账款有国家信用担保,坏账风险极低,因此不需要计提坏账准备。但拓日新能也在回复函中承认,应收账款汇款存在不能按计划及时到账的风险,新能源补贴也存在延期支付的风险,或对公司造成资金压力。

或待大股东减持“驰援”

这种资金压力在拓日新能2018年的债务结构中显现。

2018年,拓日新能确认财务费用1亿元,同比增长40.65%。从债务结构看,2018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达15.6亿元,较期初增幅为126.91%;长期借款余额为3.93亿元,较期初增长113.56%。公司在回复函中进一步披露,2018年有息负债总额年末为25.48亿元,同比增长28.79%。此外,2018年末拓日新能的货币资金余额为5.44亿元,其中受限资金达3.57亿元,大部分系承兑保证金和定期存单。

拓日新能在回复函中承认,公司面临短期偿债压力。但2019年公司已着力控制有息负债规模,未来也将利用电站资产通过融资租赁或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工具引进长期资金,同时考虑发行公司债券或定向增发,以期解决偿付风险。

不过,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金融机构在评估项目回报率时,会考虑补贴占比,如果补贴不到账,财务成本等方面都不可控,融资结果也会大打折扣。前述光伏行业协会人员也表示,经过“531新政”,金融机构面对光伏企业的融资需求更加谨慎。

自2018年以来,拓日新能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奥欣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欣投资”)和二股东喀什东方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喀什东方”)频繁为上市公司融资提供质押,截至目前,奥欣投资质押比例达88.79%,二股东喀什东方质押比例达86.75%。

今年4月29日,拓日新能宣布拟减持公司4%的股份,所获资金将用于自身资金需求和支持上市公司发展。Wind数据显示,5月份至今奥欣投资已减持超过1000万股,累计参考市值为3487.8万元,但尚未发布资助上市公司的计划,记者询问相关进度也未获公司回复。

关于作者: 027hubei

智推网—科技改变生活,大数据改变世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