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险保费明年有望突破万亿 险企参与竞争该如何发力

“估计到2020年健康险的保费应该能够冲到8千到1万亿的规模,这也意味着,健康险将会超过车险成为非寿险类的第一…

“估计到2020年健康险的保费应该能够冲到8千到1万亿的规模,这也意味着,健康险将会超过车险成为非寿险类的第一大险种。”在小雨伞保险和光大永明人寿“超级玛丽重疾险旗舰版”发布会上,南开大学教授朱铭来做出了上述预测,并谈到了健康险同质化竞争下的应对之策。

“瑞再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内地未来5年估计有8050亿美元的保障缺口,也就是每年有1000多亿,八千美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大概5万亿人民币左右,这也意味着每年大概有万亿元的缺口”,朱铭来表示,所谓的健康保障缺口指的是灾难性的医疗支出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家庭的正常生活和消费水平。中产阶级叫做脆弱不贫困,家庭抗风险的能力究竟有多强,特别是因病造成的家庭风险有多强,为自己自费的那部分有多少医疗保障,这是要算的缺口。

而在社保保障之外的部分,恰恰是商业保险的机会。近年来,健康险保持了比较快速的增长,但是在5000亿规模中,团险占比为25%,个险75%的市场占比仍有很大空间。而随着市场的扩大和发展,现有产品的更新换代是必然的。

作为财险和人身险共同发力的险种,健康险有怎样的发展路径呢?

朱铭来给健康险发展提供了建议:首先是目标市场,商业健康险的市场和医保市场应该有一个区别,健康险应把服务需求集中在中高端的人身上,将来要跟医保形成一个差异化的服务;其次是盈利的模式,未来健康险的大发展不单纯是一个产品的开发和销售,要建立医疗服务,药品供给,健康管理产业链,未来中国保险市场上的健康险龙头,一方面是产品本身的优势,另一方面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建设。既然盈利模式有重大的变化,要求公司需要有一些战略性的规划投资,险企和医药企业之间应该有一种高度的整合。“很多人都听过美国的凯撒模式,凯撒模式最简单的一句话是医和保是一体,保险跟医疗服务是一体,这里面有很多政策性的因素制约,今天我们的监管体系,我们的财务制度原则上是讲是不支持这种模式的,因为保险公司有一套财务指标,有一套管理模式,包括中介费用,医院不是企业,医院是一个事业单位,是准政府的行为,所以未来医改要突破这个点,才能建立密切的合作模式。”

朱铭来还表示,发展健康险要建立客户的健康大数据,通过科技赋能的方式准确有效的定位客户,解决同质化竞争、客户粘性差、信息不对称等问题,同时又可实现风险的有效管控的目标。”

据了解,此次小雨伞超级玛丽重疾险的升级版本,正式对此前版本的升级。保障范围在涵盖110种重大疾病的基础上,同时拥有癌症二次赔付的功能。为了更好的了解互联网保险人群画像,小雨伞保险当日同时宣布与南开大学共同成立“互联网健康险保障指数”实验室,为日后产品升级做充分准备。

关于作者: 027hubei

智推网—科技改变生活,大数据改变世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